人淡如菊 风规自远

 十年前的岁末,第一次看到赵慧霞女士的画作,是一幅四尺斗方,一枝墨荷跃然纸上,虽未设色,却使人眼前一亮,似乎看到了即将飞来的蜻蜓。
     慧霞女士出生于文化底蕴深厚的三秦大地,她自小就对书画艺术情有独钟,数十年来寄情翰墨,笔耕不辍。她的这种浓厚而炽热的书画情结也深深地影响了女儿何薇,何薇幼时即在母亲的培养下操管弄翰,染指丹青。母女二人在笔林中穿梭、在墨香中浸淫、在砚池中遨游,优哉游哉,怡然自得。年深日久,却也化鱼成龙。何薇现在大学专门讲授书画,其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。慧霞女士对于书画的追求即使在后来繁忙的政务之余,也从未放弃。作为大型国有粮库的书记,她把本职工作和业余爱好很好地结合起来。既是单位的领导、又是高级政工师、还取得了美国加州大学的海外文凭;既是收藏爱好者、又是书画爱好者,数种身份相得益彰,这是我非常佩服的。
说书画乃慧霞女士的业余爱好,其实这是她的自谦之语。在我看来,不但不业余,反倒很专业,这一点可以从慧霞女士的画作中深刻地感受到。她的绘画取材广泛,自然界中的花鸟鱼虫皆可入画。其构图的大气、下笔的果断、用墨的枯润、线条的变化、色彩的浓淡全是根植于中国画传统基础上的体现。她笔下的景物,形神兼备、仪态万方、惟妙惟肖,既见功力,又显灵气。如她的《秋葡萄图》,寥寥几笔便将架上的葡萄和架下觅食的小鸡和谐地组合在一起,构成了一幅意趣横生的画面。她笔下的牡丹,娇艳欲滴,国色天香,那种花王的大气跃然纸上。她的墨虾,在黑墨和白纸之间形成强烈对比,观之使人眼前一亮。她的秋菊图,那架时疏时密的篱笆和其上忙碌的蜜蜂,衬托出菊花的淡雅,观之使人顿生“陶令不知何处去,桃花源里可耕田”的感慨。这些画作,如鸭游春水,冷暖自知,观之品之颇感亲切。可以说,慧霞女士于创作实践中一手伸向传统、一手伸向生活,师古而不泥古,运用多种绘画手法,采取纵横交错、动静结合、虚实变幻的形式来处理画面,表现出她深厚的传统功力,已具有自家风格。
      作为世界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,中国的书画艺术既有技艺、技术、技巧的层面,更有文化底蕴、人格修养、气质塑造的层面。前者为“技”,后者属“道”。形而下的“技”蕴含着形而上的“道”。从前者来看,如没有“笔冢墨池”的长期艰苦的临摹和训练,是很难达到熟稔圆练的;从后者来看,书画艺术又反映着书画家的主体人格、文化素养、气象胸襟等等,可以说“功夫在书外”。古人云: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自古书画家讲风骨、讲气韵、讲格调、讲境界,都与此层面有关。在慧霞女士的画册中可以看出,她在创作实践中既习其“技”,更悟其“道”。技艺层面自不必说,积数十年之功,其对“技”的把握已然胸有成竹了,而意蕴层面则因人而异了。在我看来,慧霞女士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,首先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那种磅礴的大气和宽广的胸襟。其次,也与慧霞女士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积淀息息相关。她为人处事低调,不争名夺利,时刻以淡泊明志、宁静致远之人生最高境界来要求自己,这是我在与慧霞女士的接触中深刻感受到的。
     近代书画大家王世镗有诗云:“从来书画本相通,首在精神次在功。悟得梅兰腕下趣,自然指上有春风。”慧霞女士的书画之“功”已经颇为熟练,对书画“精神”之“悟”也已心领神会,我期待着慧霞女士创作出更新更好的画作。
 
李巍
(作者为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、社科院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)

(本文来源:未知 )

书画名家免费加盟电话:13571089325 总编微信:daqin029

下一篇:王军作品评析

联系我们

邮 编:712000
电 话:13571089325
收稿邮箱:qingweilou@qq.com
地 址:咸阳市北大街花店巷清渭楼广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