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洗雲舘记略—

    一张长案,一方泥砚,一缕香烟,几盏茶杯,几支柔翰,几束绿植,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洗云馆所见。如此简约、淡静的布置,不仅构成了别开生面的创作环境,也从一个侧面诠释了其主人独特的心境和艺境。

    何焘先生幼承家学,习字圖画,博涉诸艺。亦好儒道,浸染佛禅,不仅善茶,从掌中小小的泥壶中啜得茶之真趣,而且能诗、能书、能画,尤以水墨人物大写意方面用功最勤,成就也最大,堪为品质敦朴、学养丰富、功力深厚的文人画家。

    上世纪末,他先后考入西安美术学院附中及中国画系,由此耕耘砚田,寒暑易节,孜孜不倦,心手相契,不惘不殆,不仅练就了对中国画构图和笔墨超凡的领悟力和调控力,也使他的画学观念和创作风格一步一步走向成熟和自我。

    中国画若以题材论,当有人物、山水、花鸟之属;以笔墨技法分,尚有工笔、写意之别。综此观之,何焘先生的画作当归写意人物画之列,概属禅意画,或似文人画。所谓写意,窃以为包含“写”和“意”两个方面的意思:“写”指的是所表现的笔墨技巧,“意”反映的是主题思想。而佛理禅趣则乃“写”之所为、“意”之所系、画道之所在。正所谓:游艺之事,志道、据德、依仁也。意之所趋,笔墨使之。就“写”而言,何焘先生的画作基本上继承了画史正脉“以神造形”、“以神君形”的风格,既致力于对人物神态、姿势的刻划,更精于对点、线、面笔画的渲染。他的画风追随传统,笔墨借鉴书法,以行草之笔意入画,不仅注重于对笔性、笔力、笔势、笔趣的把握和墨色浓淡、润枯的管控,还喜欢删繁留白。用笔简约洗炼、沉浑稳健、纯粹自然;画面古淡闲远、清逸脱俗,疑透射出悠悠香气,其中,或来自于苍松翠柏的淡香,或来自于兰蕙竹菊的幽香,或来自于出水芙蓉的清香,或来自于红梅傲霜绝尘的冷香……赏罢,让人的心灵享受“静”的安宁和“净”的洗礼。就“意”而言,何焘先生先生的画作虽多篇幅不大,笔墨简约,却无一不兼蓄诗的韵味、禅的情趣和道的精神。

    何焘擅长以诗入画,善于用笔墨表现诗意禅心,使画中有诗,画中有禅,从而营造物我合一的境界。他既重视笔墨气韵,又善于“造境”、“写境”,常常通过对画面君臣佐使关系的布局,熔冶心物、化情为景,营造出闲、静、清、空、淡、远的情境,又借景抒情,以实现言志、达意、传情的目的。

    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是一些好“琴棋书画、诗文吟咏”的高士,他们或踏雪寻梅,拈花微笑;或采菊东篱,闻香赏桂;或咏兰唱柳,携鸟观鱼;或扶风枕月,品茗说荷……无一不是作者诗性、品藻、精神和本真的书写,无一不是作者心弦的吟唱、心性的流淌,无一不是作者对“画为心画”、“画即是道”的实践和注解。

    何焘先生人物画的另一个显著特色是题款。他长于作诗,尤其喜欢在画上题诗,用诗来增强画作的思想性和艺术性,使诗情画意有机契合,融为一体。他的画作上大都配有禅诗,其中,有些是历代文人寄情山水所作,更多的则是他自己拈须遣句,直抒胸臆的禅诗,以俊逸流丽的行草之体从他的笔底流出,不仅拓展了画作的美学意蕴,也极大地提升了画作的人文内涵和艺术品位。

    七碗爱至味,一壶得真韵。谁写一点红,解寄无限春。期待何焘先生再接再厉,弛而不息,创作出更多水墨大写意嘉作,为涤化时下熙攘浮躁的世态添一缕新風。

(本文来源:未知 )

书画名家免费加盟电话:13571089325 总编微信:daqin029


联系我们

邮 编:712000
电 话:13571089325
收稿邮箱:qingweilou@qq.com
地 址:咸阳市北大街花店巷清渭楼广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