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渭楼

史籍对清渭楼的记载

  

清渭楼始建的朝代和始建者,咸阳各种志书中的记载略有不同:
其一,清顺治九年(1652)咸阳知县江山秀纂修的《咸阳县志》(简称《江志》)“古迹”卷记载:清渭楼为“建安黄公所建”。
其二,清乾隆十六年(1751)咸阳知县臧应桐纂修的《咸阳县志》(简称《臧志》)载为“唐建安黄公建”。在“建安”之前添了一个“唐”字。
其三,民国二十一年(1932)咸阳县长刘安国监修的《重修咸阳县志》(简称《刘志》)载为“唐建安黄孝先建”。“黄公”变成了“黄孝先”。
其四,民国三十八年(1949)编写的《咸阳县志》(简称《民志》)载为“宋黄孝先建”。“唐”变成了“宋”。
经查: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《全宋诗》和《宋诗纪事》都明确记载黄孝先是宋代人,并在咸阳作过知县。在宋代以前所有涉及咸阳内容的图志中,都没有出现过“清渭楼”这个名称。清渭楼的第一次出现,是在宋代宋敏求所撰《长安志》中的《咸阳古迹图》上;嗣后,又先后出现在明万历十九年(1591)张应诏所撰《咸阳县新志》(简称《张志》)中绘制的《咸阳县城图》和《江志》中所绘的《咸阳城图》上。由此可见,《民志》的表述洵为可信,即清渭楼系宋代黄孝先所始建。
那么,志书中出现的“建安”一词又作何解释?据多种辞书记载,黄孝先确是福建浦城县人。而浦城县,从东汉末年正式立县称汉兴,到三国时改称吴兴,再到唐时正式定名浦城,一直为建安郡所辖。从宋到明、清,浦城县虽先后属建州、建宁府管辖,但建州、建宁府均为原先的建安郡所升。可见,“建安”一词是郡名;因而在“黄公”或“黄孝先”名前贯以“建安”,亦在情理之中:黄孝先既可以说是浦城人,也可以说是建安人。
至于《臧志》中为什么会在“建安黄孝先”前添加一个“唐”字,便纯系应桐之误了。因《江志》在“艺文”卷援引的大量作品中,黄孝先的诗作被夹排在了唐代诗人作品的中间;这样,应桐修志参考《江志》时,便将黄孝先当成了唐代人。当然,“黄公”和“黄孝先”也本是同一人;“公”者,乃是对人一般的敬称。

清渭楼的创建者黄孝先

有关黄孝先的身世履历,在明弘治四年(1491)黄仲昭纂修的《八闽通志》第六十四卷、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)金 、郑开极纂修的《福建通志》第四十七卷、康熙三十二年(1693)版《建宁府志》第三十二卷和光绪二十六年(1900)编纂的《续修浦城县志》第二十一卷中,都记载得甚为具体,唯独对其生卒之年和在各地为官的具体时间语焉不详。
黄孝先,字子思,宋代诗人,出身福建浦城县的名门望族。据宋代一些文人的笔记和有关史料推断,大约出生于咸平六年(1003)。天圣二年(1024)进士,授官蕲州广济尉;明道年间(1032~1033),改任宿州司理;景 二年~四年(1035~1037),知京兆府咸阳县;宝元元年(1038),后移知汉州绵竹县;改殿中丞,再知孟州济源县;改太常博士,通判石州,卒于任上。赠大中大夫、职方郎中。
黄孝先为官一生,刚直不阿,爱民如子,众口皆碑。子曰: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”。孝先既是一位智者,更是一位仁者。他任宿州司理时,当地有一个专门打窃世家大族的李姓盗贼,被人杀死在半路上。其子李婆儿怀疑是同党所为,想去告状。同党之人便引诱婆儿一起去打窃,得财倍与之,婆儿不复言。后来东窗事发,这帮盗贼却指称是婆儿所为。孝先曰:“婆儿孱甚,乌能劫?”禀报给太守后,太守不但不听,反而怒斥孝先;孝先不畏权势,对曰:“狱官可杀,狱事不可移也!”不久,新太守董储到任后,便按孝先的意见,对婆儿作出了公正判决。那时,孝先在宿州昭雪了很多冤案,死罪改判的有16人。因其有治狱才能,后被监司吴遵路与太守董储合荐,升为大理寺丞。孝先知咸阳县时,回鹘使团去京都汴梁朝贡路过咸阳时,一名使者不幸殁于中途,被人草草地埋葬在路边。孝先知道后非常生气,他说:“异邦乡化,既不幸中道殁,又使暴露,岂朝廷怀远意哉?”于是为之封冢表识。待回鹘使还,过其侧,无不为孝先的宽仁厚爱而感动流涕。孝先知绵竹县时,遇上赵元昊反叛,西边用兵在亟,朝廷遂下令增加蜀中税收。孝先实情实禀,曰:“岁饥,行此则民益病矣。”朝廷遂采纳了他的建议。正因为如此,苏轼后来才高度地评价孝先“为吏有异才”。
黄孝先一生刻苦勤奋,笔耕不辍,一边作官从政,一边写诗习文;到了庆历、皇 年间(1041~1053),已是号称能写诗文的人。人们都知道闽人黄子思的诗名,背诵他的诗时,每当得到佳句妙语,总要反复体会多次,从中理解深刻的含义。故而苏轼在评其诗时,才将他与韦应物、柳宗元相比,指出他的诗具有司空图所说的“美在咸、酸之外”的特色,正“可以一唱而三叹也”。以《孤雁》诗为例:孝先在咸阳任官时,县署后面渭河的岛屿中,连年秋天都有一只孤雁栖息在芦苇丛中。可是这一年入冬都好长时间了,还不见它飞来。孝先心想:是在返回的路上被人用箭射死了,还是飞到了别的地方,都无法知道;于是,感慨万千,题诗亭壁:
天寒霜落雁来栖,岁晚川空雁不归。
江海一身多少事,清风明月我沾衣。
诗中对孤雁哀怜的描写,有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,既表现了高人雅士的风致,又反映出诗人尊重生命的天道精神。后来,往来于咸阳的文人士大夫们,凡是看到亭壁上这首诗的,都为之倾倒;以至四十五年后的元丰五年(1082),咸阳县令刘君倩还喜爱得叫人把它刻在石碑上,置于县署,供人诵读。
黄孝先交游亦广。他与后来官至宰相的宋庠(996~1066)、枢密副使胡宿(996~1067)以及苏轼的伯父苏涣(1001~1062),都是同榜进士。孝先进京作官时,胡宿曾写诗相送:“高门真伟器,正始得遗风”;“银钩专墨妙,犀柄擅谈丛。”(《送黄孝先》)前两句是说孝先出身显贵,必成大器;后两句是称赞孝先书法精妙,谈吐清雅。宰相王安石(1021~1086)也有写给孝先的两首送别诗:“送君强成歌,陟岵翻感激”(《送子思兄参惠州军事》) ,“趋府折腰嗟踽踽,听泉分手惜匆匆”(《奉寄子思以代别》),表现了忘年好友之间依依惜别的深厚情谊。王安石还在写给宰相王钦若(962~1025)之子的诗中讲:“喜君才俊能从我,力学何妨和子思”(《酬王太祝》)。由于孝先与其弟孝恭(字子温)皆雅善诗,故为宰相宋庠所嘉赏;甚或孝恭在失官后,尽作些极于哀丽的诗歌之时,宋庠还专门给他写诗予以劝慰。
作为文人的黄孝先,对社会地位卑微的弱者,特别是女性,也给予了许多的同情和关照。宿州营妓张玉姐,字温卿,色技冠一时,见者皆属意。明道年间(1032~1033),孝先为宿州司理时,对她特别尊重。两年后,温卿亡,才十九岁,孝先为她写了祭诗:“人生第一莫多情,眼看仙花结不成。为报两京才子道,好将诗句哭温卿。”(《吊宿州妓张温卿》)在此之前,孝先还有一个他非常爱怜的女子宜歌,不幸客死舟中,遗言将她葬于堤下,希望孝先将来过此时,能得一见,以告慰她的孤魂。孝先不仅依从了她,而且还写诗放进棺中,言道:“恩同花上露,留得不多时。”后来,宜歌和温卿都葬在了宿州的柳市之东。这两首悼亡诗,写得深情款款、催人泪下,诗人的人道主义情怀感人至深。

始建清渭楼的背景

黄孝先其所以会建造清渭楼,从原因上大致可以作这样一些分析:
首先是黄孝先的诗人气质和对山水自然的情有独钟,奠定了他修建清渭楼的思想基础。黄孝先是宋代文学家、“西昆体”诗派倡导者、《册府元龟》总纂杨亿的亲外甥,嗜学能文,深得杨亿的喜爱。由于从小受到文学艺术方面的良好熏陶,造就了他后来成为宋代的著名诗人。孝先22岁进士及第之后,在几十年的为官生涯中,写了大量诗文,著有《黄通判诗文集》二十卷。熙宁四年(1071),苏轼亲自为该诗集作序,这就是在中国文学史上影响颇为深远的著名散文《书黄子思诗集后》。像黄孝先这样一位既有诚笃品行和高尚志趣又德才兼备的文人雅士,必定向往与宁静恬美的山川融为一体,与广袤无垠的天地合而为一,以达到精神上的自由与永恒;而亭台楼阁,自然也就成了寄托他的这种人生哲学和审美情趣的载体。
其次,重文轻武的大气候,为清渭楼的创建提供了社会环境。史家陈寅恪先生有过论断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年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(《邓广铭<宋史职官志考证>序》)黄孝先所处的北宋初年,刚走出五代低谷,出现了一个向上崛起的反弹,从而形成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总体跌落中的局部上升之势。这时的开国皇帝出于统治需要而制定的抑武扬文的基本国策,在客观上极大地促进了文化事业的全面繁荣;对文人士大夫来讲,无论是在物质还是在精神上,都堪称是如鱼得水的时代。据宋代史料记载:当时吏治疏缓,守令优闲,许多出任地方长官的大臣都不致力于民瘼国计的料理。比如宰相张齐贤,退休回洛阳后,得唐代宰相裴度的午桥庄,凿渠通流,栽花植竹,每日与故旧乘小车携觞游钓,倜傥任情地享受着旷适的意趣。就连名重一时的集贤殿大学士寇 ,也是“所至终日游宴,则以所爱伶人或付富室,辄厚有得。”至于“建亭台,邀宾客,携属吏以登临玩赏,车骑络绎,歌吹喧阗”,更是随处可见。那时候,许多地方都在大兴土木,建造亭台楼阁已成为一种时尚。苏州的沧浪亭,始建于庆历年间(1041~1048);江南“三大名楼”之一的岳阳楼,重修于庆历五年(1045);山东渤海岸边的蓬莱阁,始建于元 六年(1061),大体都在这个时期。当时形成的这种社会风气,自然从客观上为黄孝先修建清渭楼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再次,咸阳的地理条件和黄孝先的个人身份,为建清渭楼提供了现实的可能。在古代,观景、赏景的亭台楼阁也是文人雅士们汇聚之所,往往都建在自然风光绝佳之处,或建在南来北往的交通要冲之上。因其造型美观,所以它们本身也就成了这些地方的重要景点。而当时的咸阳县城,虽然远离京都汴梁,但北依毕原,南临渭河,风景非常美丽;又因这里是丝绸之路的第一要津,人流如织,仍显出一派繁华景象。在这里择古渡一隅,自然是建楼的理想场所。况且,当时作为知县的黄孝先,有职有权,鸠工庀料也并不作难,实现自己建楼的愿望已是水到渠成之事。
值得一提的是,黄孝先选取“清渭”二字作楼名,可谓匠心独具。“清渭”二字,不仅清新优雅,而且耐人寻味。这两个字,唐宋诗人在写咸阳的诗词中运用的频率相当高。比如:
苏 :侍跸浮清渭,扬 降紫泥。
卢照邻:草变黄山曲,花飞清渭流。
王 湾:竹绕清渭滨,泉流白渠口。
贾 岛:远山秦木上,清渭汉陵前。
白居易:静读古人书,闲钓清渭滨。
权德舆:日暮驻征策,爱兹清渭流。
冷朝阳:晚来清渭上,一似楚江边。
沈 期:宝马香车清渭滨,红桃碧柳禊堂春。
杜 甫:去马来牛不复辨,浊泾清渭何当分?
赵 嘏:凭高满眼送清渭,去傍故山山下流。
刘 :鸟鼠流清渭,岍岐导众山。
苏 辙:名园失绿暗,清渭泛红鲜。
寇 :旧业遥清渭,沉思忽自惊。
陆 游:散关摩云俯贼垒,清渭如带陈军容。
据粗略统计,在写咸阳的诗人中,唐代有十一位、宋代有九位都提到“渭河是清的”;仅杜甫的诗中,就七次提到“清渭”。想必渭水在古代确实清澈宜人,也因之才造就了咸阳古渡的优美景色。 以“清渭”名楼,既是对现实的歌颂,同时又寄托着人们美好的向往。至于渭水的变浊,显然是后来的事了,是包括森林被毁、植被破坏、水土流失等诸多大自然的因素使然。清末学者谭嗣同还多次对渭河做过仔细观察,认为渭水的清浊会随着季节时序而改变,即冬春清澄、夏秋浑浊。(《石菊影庐笔识·泾渭清浊》)

清渭楼的历史变迁

据《续修浦城县志》载:黄孝先当初知咸阳县期间,其长子好谦(字几道)随其侧,时年15岁。又知好谦殁于知颍州未赴之时,享年66岁;从他的好友苏轼当时为他所作的祭文中知道,这一年是元 二年(1087)。由此便可推知:好谦生于乾兴年间(1022),而孝先知咸阳县时,是在景 二年(1035)。另据上书所记:孝先在咸阳任职时,曾有去京都开封朝贡的回鹘使团路过咸阳;而此后不久,孝先三年任期届满,便被移知汉州绵竹县。查《宋史》得知:回鹘“自天圣至景 四年,入贡者五”;而这五次分别是在天圣二年、三年、七年、九年和景 四年。显然,只有景四年(1037)的这一次朝贡,是在孝先知咸阳县时。综上所述,清渭楼的建造时间,应在景 二年~四年(1035~1037)孝先任咸阳知县的三年中。
咸阳县城从唐武德六年(623)定位于今渭城区的任家嘴附近之后,一直比较稳定;宋、金、元三代的县治,均在此处。所以,宋代黄孝先始建的清渭楼自然是在这里。其具体位置,从宋代宋敏求《长安志》所绘的《咸阳古迹图》上看得很清楚:渭河从“咸阳县门”南边流过,而清渭楼就在渭河南岸。《长安志》撰于熙宁九年(1076),是清渭楼建成以后的四十年;当朝人记当朝景,应该说是没有疑义的。
元朝末年,战火频仍,咸阳县城被毁,清渭楼亦随之无存。
明初洪武二年(1369),新任的咸阳县丞孔文郁寄居于废城区内(今渭城区东耳村)的村民家中,同时在距废城以西四公里的渭河北岸 (今老城区)修筑新县城。县治于洪武四年(1371)始迁新址之后,清渭楼又被重建。从明代《张志》中所绘《咸阳县城图》上标示的位置看,这一次仍旧建在了渭河南岸,其具体位置在河南街的“渭阳古渡”渡口边上。后来的多部咸阳县志,都记载了这一史实:《江志》记为“清渭楼(原)在县河南街南门外”;《臧志》记为“清渭楼在渭河之南”。
到了清乾隆十四年(1749)县城再次重修时,清渭楼才最后迁建到东门外的咸阳古渡岸边;这在民国时期的《刘志》和《民志》中,都有同样的记载,即:“清渭楼,旧志在渭南,今在治城东门外。”
宋代始建的清渭楼,历经近千年的风雨沧桑,迭有兴废,尽管楼址多次移位,后来的面目已非当初,但它却一直跟随着咸阳县城走,跟随着咸阳古渡走,始终矗立在渭河岸边。在日本学者足立喜六1906~1910年来陕考察文物古迹时拍摄的和陕西南郑籍学者安汉1932年拍摄的“咸阳古渡”照片上,咸阳东门外的清渭楼一目了然。抗日战争时期,因咸阳古渡运输繁盛,清渭楼为渡船管理部门使用;据河南街的老船工宋仁德回忆,当时一楼的门楣之上还挂有一块黑底金字的“清渭楼”门匾。新中国成立前后,清渭楼一直为船业公会驻地;1954年,曾为黄河水利委员会咸阳水文站办公之地。再后来,随着渭河公路大桥的建成通车,咸阳古渡日见式微,清渭楼遂以公产作为住宅而得以保存下来。当时,楼前设有精雕的木栏杆、木格门;还有三间后殿,殿内绘有三国故事壁画。1992年2月,咸阳市人民政府将清渭楼列为历史文化名城重点单位立碑保护。1998年渭阳东路拓宽之前,人们能在东明街口渭河岸边看到的龙王庙西侧的那座三间两层楼,便是历史上清渭楼的最后身影。

吟咏清渭楼的诗歌

楼因诗而名,诗因楼而传;诗与楼相映成辉,相得益彰。清渭楼其所以能流传千古,与历朝历代的文人对它的吟咏是分不开的。
宋代黄孝先建成清渭楼后,登临一览,南眺终南翠嶂,北望毕原列冢,渭水流经脚下,古渡近在眼前,于是便心潮难平地写下了为后人反复吟诵的名诗《留题清渭楼》:
黄翁爱山不知休,每日不下清渭楼。
为官落得官下隐,爱山不得山中游。
朝看暮看山更好,古人今人空自老。
天生定分不可移,白云悠悠寄怀抱。
这首登楼抒怀诗,充分表达出一个爱山的仁者旷达而无往不乐的人生态度。在写法上,体现了宋诗美不在容光而在意态、味不重肥脓而重隽永的特点,很有代表性。北宋崇宁五年(1106),吴修 任咸阳县主簿时,对此诗作了“格高趣深,飘若来从天外”的极高评价;他还请当时擅长行书的书法家束长孺大书入石。这就是《刘志》中有着准确记载的历史上有名的“宋黄孝先诗碑”。黄公诗著名的程度,到了大凡知道清渭楼的人,便一般都能随口吟出此诗的前四句。
宋黄孝先以降,历代在咸为官者及文人学士,附丽风雅,迎来送往,常于清渭楼上赏景酬唱,留下了许多咏诗。清渭楼修成八十三年后,已是北宋末年的宣和元年(1119),官陕州仪曹掾的苏辙之孙苏籀(1091~1163),被陕西转运副使任谅荐入漕幕,得以与好友咸阳县令、诗人何子应(名麒)、陈叔易等游览清渭楼。苏籀的母亲黄氏,乃龙图公黄 (字师是)之女、黄孝先之曾孙女。一听说清渭楼为其母之先祖所建,苏籀很是喜出望外。咸阳县令请求他们为清渭楼写诗,苏籀便和何子应韵,写了一首七言长诗,描写登楼所见:
咸阳宫殿无尺瓦,直抵南山是禾稼。
山巅冠阙总成尘,清渭东流无昼夜。
昔时此水贯宫垣,今日沦涟县楼下。
无复秦娥洗妆水,时有村童饮牛马。
秋波泠泠泛红叶,春天波荡桃花节。
当时还不到30岁的苏籀,正值倜傥风流之年,来到富庶的关中作官,公务比较轻闲,心情本该不错;可是,此时的赵宋王朝因党争频繁,元气大丧,政权土崩瓦解之势已显,所以苏籀也在诗中留下了“天下书生”对故国的哀思和对兴亡的无限慨叹:
何侯精采如琳琅,携诗揖我谓我臧。
我今为子登楼赋,书版一讽悲兴亡。
清顺治十七年(1660),江苏太兴举人黄中璜(字筠圃)任咸阳知县,见邑中古迹“至今犹存”,遂“俯仰凭吊,不胜低徊,簿书之暇,按籍阕韵,率成数首”,其中很有名的便是《登清渭楼二首》:
其一
极目烟霞里,相迎树色丛。
汉宫春草茂,秦垒暮云蒙。
群峙 山秀,长流渭水雄。
临风频怅怅,寄慨有馀衷。
其二
三秦多胜迹,一望眼难空。
月冷孤遗冢,云寒蔽旧酆。
村连远树碧,雁带落霞红。
俯首怜清渭,潺 水自东。
中璜博学多才,任职期间,省刑慎罚,崇儒苏困,政声蜚然,还著有《吾馀草诗集》二卷。任职三年后,到了康熙二年(1663)中璜主持重修咸阳县志时,他便将自己的这两首清渭楼诗收进了“艺文”卷中。至今读来,仍觉脍炙人口;正如他当年所说:后之览是志者,“邑中名胜恍于几席间得之矣。”
据咸阳县志所录,清代诗人白纶至迟作于康熙年间的“渭阳十胜”诗,其中有一首《雪洲栖雁》:
纷纷塞雁雪洲前,冷落高楼望远天。
夜静不知明月上,红颜锦字几千篇。
雪洲,指的是咸阳县东门外渭河中的沙屿。傍晚时分,登高能远远望见盘旋在雪洲上下的南飞雁群的,当是渡口旁的清渭楼了。
同治十二年(1873)的江苏仪征举人、官户部主事的严玉森(1838~1901,字鹿溪,号虚阁),在咸阳也写过一首《登清渭楼》的诗:
天风海水一舷中,野服山蔬万象空。
泾渭双流涵镜阁,汉唐千树送花骢。
关西客泪霜堆鬓,笛里江南雪满篷。
更忆真州东去路,新城十里小桃红。
诗中写他登上傍城而立、临渭而显的清渭楼,俯瞰渭河中的小船、古道上的行人,听到舟中传来悠扬的笛声,不禁想起江南故乡的美景来。玉森的家乡在宋时名真州,清雍正元年(1723)才改名仪征县的。作为诗人的玉森,有《虚阁遗稿》六卷传世。
清代还有一位葛裕文,生平不详,曾写过一首《咸阳古渡口占》:
飞渡秦川一叶舟,乡心感触白乌头。
西风猎猎咸原草,暮雨潇潇清渭楼。
九井横当三辅路,六冈遥接五陵秋。
几回立马空追想,烟树迎人暂小留。
诗中写他在一个雨天的傍晚,乘舟过渭来到渡口,是烟雾笼罩的树木迎接了他,使他暂时留在了咸阳。其中描写暮雨中清渭楼的颔联,已成为流传的名句。
历史上歌咏清渭楼的诗篇有幸能流传至今,自然是古都咸阳的一份宝贵历史文化遗产,是值得珍视和利用的。

重建清渭楼的意义

除了清渭楼外,咸阳历史上还曾有过秦楼、城楼、齐云楼、井 楼、宝钗楼、贞女楼、公子楼、显茂楼、吕祖楼、北寺楼等等,正如唐崔颢诗中所描绘的“万户楼台临渭水,五陵花柳满秦川”。遗憾的是,这些楼都没有留存下来。唯独清渭楼特殊,不但有文字记载和咏诗,而且有建筑遗迹,因之知名度最高。究其主要原因,无外乎以下几条:
第一,清渭楼始建时的起点高。督建者黄孝先是知县,建楼虽属官方行为,但顺应了时势,深得民心。而况黄孝先又是诗人,文化素养深厚,他将自己的思想、精神都寄寓到清渭楼上,使它成了历代文人雅士向往和聚集的地方。
第二,清渭楼的建造位置比较优越。不管它的楼址在历代怎样变迁,始终都是建在咸阳古渡附近,这样就丰富了咸阳古渡的人文景观,并与渭河南北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,成了咸阳古渡过往行旅心中抹不掉的记忆。
第三,清渭楼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。楼台文化是咸阳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清渭楼又是传承楼台文化的有效载体。千百年来,巍然屹立于渭河岸边、渡口之旁的清渭楼,是世事兴衰、朝代更替的历史见证,其所以能留存下来,证明了它在人们心中影响的深远。而且,即便是毁了也要重建,哪怕是几毁几建,这不但体现了民族的一种凝聚力,也体现了一种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。
汉代思想家王充说过:“知古而不知今,谓之陆沉;知今而不知古,谓之盲瞽。”(《论衡·谢短》)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,清渭楼产生过其他建筑物难以替代的作用。历史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盛世年代,我们不能叫清渭楼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消失;我们完全有责任将这一古迹复修起来,并使之延续下去。如果能将清渭楼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一个标志性建筑,重现于咸阳古渡渡口,不仅能继承和光大咸阳悠久绵长的历史文化,而且能更加丰富咸阳古渡的景观,促进咸阳旅游产业的发展。
咸阳有清渭楼,一市之徽也;犹如北京有天安门,一国之徽也。幸喜的是,2001年2 月,中共咸阳市委、咸阳市人民政府作出了在原址重建清渭楼的决定,并委托西北建筑设计院由该院总建筑师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工程建筑设计大师张锦秋担纲设计:楼高51米,主楼为8层,仿宋建筑,斗拱飞檐,菱花隔扇,风格柔和而绚丽。该工程投资5500多万元,2004年10月已开工建设。人们正翘首以待,相信要不了多久,可以与江南三大名楼滕王阁、黄鹤楼、岳阳楼媲美的清渭楼,一定会以它瑰伟绝特的雄姿重现于世。

重建的清渭楼

  

主体已经完工的清渭楼,矗立在咸阳湖畔,占地约31亩,建筑面积为21430平方米,建筑高度51米,地下一层、地上八层,楼基东西长106米、南北长89米。将成为咸阳市一个标志性建筑。
 

(本文来源:未知 )

书画名家免费加盟电话:13571089325 总编微信:daqin029


联系我们

邮 编:712000
电 话:13571089325
收稿邮箱:qingweilou@qq.com
地 址:咸阳市北大街花店巷清渭楼广场